√i

冷雨如刀
微博@巨型卡车嘟嘟嘟
公粽号 @一节火车车厢


1个脑洞随时删


88年夏天,江水的家乡反常的多雨,雨势一时间排山倒海,快将这座江北镇子淹了。镇上的邮差今天连油布衣裳也不愿披,干脆停工了。

江水抻着脖子在自家小卖铺屋檐后头等了大半天,也没见有人过来。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泥地里,打得门前那条路坑洼泥泞。
天色渐晚,他面无表情地坐在玻璃柜台旁边,就着昏暗的天光从兜里摸出了一包烟。
烟盒皱巴巴的,带着湿气,却也掩不住在江水眼中雪白可人的模样,这是他从二叔那偷偷顺来的大前门。二叔家从前在城里做煤油生意,开放以后便马不停蹄南下,几年没再回来过,江水这烟也藏了有些年头了。
江水把烟盒拿在手里打量,皱着眉头抽出一根,拉开抽屉摸索出火柴盒子。江水唇间含烟擦了火,挤着...

【原耽/短完】多情恼

注意文中有防和谐符号。酌情观看

-

多情恼

1

时隔五年耿适又梦到了余盼风,梦中的余盼风穿着那件老旧的灰色外套,站在阴暗的树下看不清表情。耿适一反常态地脱去了本应该是孩子的躯壳,变成了一个与余盼风年龄相仿的少年远远观望他。望着望着耿适就醒了,睁开干涩的眼睛发起呆来,好像那影子还在他眼前似的,一伸手就能抓圝住。他试探一般地向雪白的房顶抓了一把,却握住了一把空气。余盼风不在这里,他不知道余盼风在哪里。

余盼风是他舅舅,是他圝妈同母异父的弟弟。他喜欢余盼风,可余盼风不喜欢他。至于余盼风喜欢谁,耿适并不知道。自从五年前余盼风一人离开了这城市,就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耿适与他的重逢常常是在梦中的。...

克莱因的瓶子

最近戾气较重。

-

我是一条狗。

准确地说,我是这村子里唯一的狗。我不知道自己从哪来,也不知道自己到哪去,何时出生,何时死去。我是一条野狗,没有家。

村子不大,六十四巷二百三十一户人家,每一家我都去过,从小溜达到大。饿了就到每一家的泔水桶转转,渴了就到村口池塘饮嗓子。在村民中,最照顾我的应该属东头老能家。在我还是一条小狗的时候,总喜欢绕到他家讨些吃的,他老婆是个心软的人,看我过来一定会拿一只碗朝我泼洒剩菜,那时候我便咕噜咕噜叫着,低头赶紧狼吞虎咽。老能是个没什么脾气的人,和他老婆结婚三十年,老来得一子,像个宝贝似的捧在手里,他家那个小子白白胖胖,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自从他来了老能家,老

“我没有厌恶你,爱的表现并不仅仅是肉体上的,人类最后的栖身之地是故乡,你就是常住我故乡的那个人。”

Repo:再回首

这么久了还能收到同归的repo真是不容易啊!
爱佩( ˘ ³˘)♡
好像在那次以后我也再没写过第一人称了

大象的荣光:

照例闲扯两句。好吧三句。


1.这篇我读了起码三遍。特别是我阅读障碍严重的一段时间,全靠她们的作品撑下来。(这里鞠躬)


2.我不喜欢写repo,因此对作品很苛刻。


3.很早就想写这篇,一直没动手,也许是本身畏惧去评价别人及作品。


以下为正文:


《同归》比起阐述一个故事,更像是描述一种感觉。


开头穿线而起,引到那一头去,这期间兜了几圈打了结,然而为了到那一头去,为了到那一头,线在即将锁...


花满楼板着脸道:“你不是个君子,完全不是!”
陆小凤笑了:“我这人可爱的地方,就是我从来也不想板起脸来装成君子的模样。”

卫星



你好,先生。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不在人世了,我在深思过后决定给你寄出这封信,因为你曾跟我谈的事情我想通了。但是在讲这个之前,我需要先回答你的另一个问题。你一直想知道的,关于我和他的事,我要好好地对你讲清楚。那么,我就开始了。请让我想想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说起……抱歉,请原谅我的语无伦次。

在我遇到他之前,我从没想过这个世界上有另一个和我如此相似的人存在。你想象过和另一个自己相遇吗?我曾经听说过这样的故事,这样的经历是不详的征兆。我是不相信这样的故事的,甚至觉得荒谬和可笑,但是直到我遇见他。我震惊于他那张几乎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和他火焰一般的热情,那是我从来不曾有过的。他是那么明亮闪耀,只要靠...

【原耽】饭饭之交.2

2.

    过了傍晚八点,在这座城市居住的人们真正打开他们各自装满夜生活的匣子。市里最火的小吃街簇满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攒动着排满每个摊位的队伍。大排档的老板将形形色色的菜肴摆上客人的桌子,淋着辣油的小火锅抑或是洒满孜然辣椒的串串,都无一例外地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人头攒动中涌动出热浪和蒸发的汗水夹杂在凉风里一股一股地拍上范珂灵的脸颊,生生把他的鼻尖吹出了小小的汗滴,他刚准备用手抹掉,却注意到对面点单的楚忱正在看他。楚忱的目光透过食物散发的热气,眼底藏着一种独特的,熟人之间才会有的亲昵,但范珂灵并没有因此感到别扭。他大胆地向楚忱的目光望过去,顿了几秒才收...

有的时候性关系比感情关系更让人有勇气面对。性是短暂的,直白的,不用善后,但是感情是复杂的,长远的,甚至难以割舍。所以有时候两个人的性关系描写会让人觉得沉重,尴尬,隔靴搔痒,这种性关系才是在感情支离破碎中需要表达的

一个好评,to @孙黯。 


熟人加肛塞

【原耽】饭饭之交

一时兴起开了个坑,随便写写。。不知道有多长 随心所欲

隐藏腹黑技术宅攻x社交障碍吃货受

因为约饭软件结缘的故事

注意 ,不是约炮,是清纯不做作的约饭。

虽然最后约到了床上


1.

    仲夏之夜凉风徐徐,蝉鸣声断断续续,夜是安静。C大学校大礼堂正在进行毕业音乐会,范珂灵所在的校内交响乐团作为压轴,倒数第三个上台进行演奏。在今晚的演出之前,乐团的第一小提琴首席家里突然出了急事,他爷爷吃饭时候被一颗大枣卡了喉咙,送到医院时眼看着就要一命呜呼了。所以他马不停蹄地往回赶,根本没管今晚这场演出。范珂灵被指导老师临时拎过去当了...

【原耽/短完】爸爸

企划二期,气味企划文。
全篇胡说……

—— 


布莱克今天起得很早,在一个艳阳高照的休息日里显得很反常。当他睁眼的时候,身边原本属于西莱斯特的位置已经彻底冰冷了。他不清楚西莱斯特的行踪,他只知道他的妻子将在领养仪式上缺席。 他的结发妻子西莱斯特,是一位谈吐风趣,举止优雅的女人,这样的特质放在她的身上没有丝毫不妥当。除此之外,她拥有一份高强度的工作,以至于必须每天早出晚归,甚至在某些日子里持续不归才能保住饭碗,这也正是布莱克当初看中她的原因。他不需要花费心思去维持这张脆弱的婚姻证书,在细如蛛丝的联系中假惺惺地加深这份浅薄的感情。他迎娶的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工作狂,一位对其它需求几乎为零...

【原耽/短完】缪斯的弃儿

企划文。加了一些细节,做了点改动。

神神叨叨的一篇文,将就看吧。。

——


夏悉是在一个极寒的冬天自杀的,他用一条绳子搭梯,将自己送上了天国。方渺作为案发现场的第一目击证人,被带到了警察局。

今年的冬天反常,还未到十二月就下了第一场大雪。风霜卷着雪花吹过方渺的脸颊,把他冻僵的心吹得咯咯作响。他不禁裹紧了外套,渴望躲藏在单薄的衣料下保存一点温暖。走进审讯室的时候门口的刑警用一种警惕得过分的眼神把方渺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方渺木然地抬头迎上他的脸,撞开他的肩膀走进屋里。

“姓名。”

“方渺。”

“年龄。”

“三十。”

“与死者的关系是?”

方渺恍惚了片刻,回过神才答:“我是他的...

© √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