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冷雨如刀
微博@巨型卡车嘟嘟嘟
公粽号 @一节火车车厢

前几天。在火车上莫名其妙的情绪失控 下车以后坐在站台上崩溃大哭

被工作人员驱赶以后 男朋友把我扶到出站 

我说我活着干嘛

他说 你抱住我 抱抱我 我是大活人还在这 别说这种话

日经想我到底活着干什么。很多时候我不想当人,当人没有意思。人除了让自己痛苦的意识已经一无是处了,然而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将所有人拉到同一起点的就是痛苦。意识的痛苦,情感的痛苦和疾病的痛苦,微妙地把百万富翁和流浪汉放在了同个天平上。
2018.9.20,我在无尽的痛苦里想到了这些。竟然发现了煎熬的可爱之处,它太无情了。
反倒让我心里生出一点奇妙的喜欢。就在一秒钟里,我开始感觉到我爱上了痛苦。


1个脑洞随时删


88年夏天,江水的家乡反常的多雨,雨势一时间排山倒海,快将这座江北镇子淹了。镇上的邮差今天连油布衣裳也不愿披,干脆停工了。

江水抻着脖子在自家小卖铺屋檐后头等了大半天,也没见有人过来。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泥地里,打得门前那条路坑洼泥泞。
天色渐晚,他面无表情地坐在玻璃柜台旁边,就着昏暗的天光从兜里摸出了一包烟。
烟盒皱巴巴的,带着湿气,却也掩不住在江水眼中雪白可人的模样,这是他从二叔那偷偷顺来的大前门。二叔家从前在城里做煤油生意,开放以后便马不停蹄南下,几年没再回来过,江水这烟也藏了有些年头了。
江水把烟盒拿在手里打量,皱着眉头抽出一根,拉开抽屉摸索出火柴盒子。江水唇间含烟擦了火,挤着...

【原耽/短完】多情恼

注意文中有防和谐符号。酌情观看

-

多情恼

1

时隔五年耿适又梦到了余盼风,梦中的余盼风穿着那件老旧的灰色外套,站在阴暗的树下看不清表情。耿适一反常态地脱去了本应该是孩子的躯壳,变成了一个与余盼风年龄相仿的少年远远观望他。望着望着耿适就醒了,睁开干涩的眼睛发起呆来,好像那影子还在他眼前似的,一伸手就能抓圝住。他试探一般地向雪白的房顶抓了一把,却握住了一把空气。余盼风不在这里,他不知道余盼风在哪里。

余盼风是他舅舅,是他圝妈同母异父的弟弟。他喜欢余盼风,可余盼风不喜欢他。至于余盼风喜欢谁,耿适并不知道。自从五年前余盼风一人离开了这城市,就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耿适与他的重逢常常是在梦中的。...

为了证明我还是活着的,我作为彩蛋出现在了本刊。感谢各位交稿的,没你们此东西没法出现
Ps.有一句词是我贡献的,哪句你们猜哈哈哈

明昭北往:

企划三期 | 荷尔蒙 正式发刊!

最深和最重的爱,必须和时日一起成长。


作者: 

@一言以蔽之  @陆婪  @瞎说茉  @MISS.U  @桑泊莫  @萧隐   @公子甜白°   @眼袋君  @▲那吉先生 ...

最近小可爱给我发私信问我坑的突然多了😂有在写 不过很慢
决定修改的文暂时在lo锁起来了
然后有一些不可描述的外链很麻烦我就放在微博了
@ 巨型卡车滴滴滴 ←这个
谢谢大家还记得我!!😂😂😂我会努力的!

新年快乐!我有在填坑哦

克莱因的瓶子

最近戾气较重。

-

我是一条狗。

准确地说,我是这村子里唯一的狗。我不知道自己从哪来,也不知道自己到哪去,何时出生,何时死去。我是一条野狗,没有家。

村子不大,六十四巷二百三十一户人家,每一家我都去过,从小溜达到大。饿了就到每一家的泔水桶转转,渴了就到村口池塘饮嗓子。在村民中,最照顾我的应该属东头老能家。在我还是一条小狗的时候,总喜欢绕到他家讨些吃的,他老婆是个心软的人,看我过来一定会拿一只碗朝我泼洒剩菜,那时候我便咕噜咕噜叫着,低头赶紧狼吞虎咽。老能是个没什么脾气的人,和他老婆结婚三十年,老来得一子,像个宝贝似的捧在手里,他家那个小子白白胖胖,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自从他来了老能家,老...

“那个时候秦舒鹤十六岁,整天穿着一身水洗校服朝五晚九披星戴月地穿梭在这几条错综复杂的巷子里,唐微生不长在这,却总爱在附近转圈子。用他的话讲,这里人杰地灵,好吃的多,就是放不下。唐微生长着一副漂亮的面孔,高鼻梁深眼窝,看上去像个外国人,却从小就是街头小霸王,连打架招式都是在街霸里面学的,他常常滑稽地大喊一声“耗油跟”然后轻飘飘一拳打上对方的胸骨,不费力气似的把那人放倒。小学的时候唐微生跟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师傅学快板,总是噼噼啪啪地敲上一路,再来秦舒鹤家门前绕几圈。秦舒鹤和他不熟,总觉着他闹腾,所以躲着他,即便如此,他也总是回忆起唐微生那满口天津味的板书。”

“我没有厌恶你,爱的表现并不仅仅是肉体上的,人类最后的栖身之地是故乡,你就是常住我故乡的那个人。”

Repo:再回首

这么久了还能收到同归的repo真是不容易啊!
爱佩( ˘ ³˘)♡
好像在那次以后我也再没写过第一人称了

大象的荣光:

照例闲扯两句。好吧三句。


1.这篇我读了起码三遍。特别是我阅读障碍严重的一段时间,全靠她们的作品撑下来。(这里鞠躬)


2.我不喜欢写repo,因此对作品很苛刻。


3.很早就想写这篇,一直没动手,也许是本身畏惧去评价别人及作品。


以下为正文:


《同归》比起阐述一个故事,更像是描述一种感觉。


开头穿线而起,引到那一头去,这期间兜了几圈打了结,然而为了到那一头去,为了到那一头,线在即将锁...


花满楼板着脸道:“你不是个君子,完全不是!”
陆小凤笑了:“我这人可爱的地方,就是我从来也不想板起脸来装成君子的模样。”

企划三期·荷尔蒙 开始招募!

来玩啊(可以拖稿。)

明昭北往:

(此处应该有宣图但是没有.jpg)


前两期回顾 01 02


经历了前两期的死线拖稿(...)要死要活(...)我再也不想搞企划了颗颗 


第三期又将诚意满满为大家呈现!(...)


企划名称:荷尔蒙


企划主题:初恋


初恋是一种宽泛的定义,既可以表述为“第一段青涩的感情”,也可以表述为“第一次悸动的时候”。总而言之,是一次微妙的体验。


文体、题材不限,2000字以上。


招募对象:文手、画手


年龄限制:R15


截稿日期:2017....

卫星



你好,先生。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不在人世了,我在深思过后决定给你寄出这封信,因为你曾跟我谈的事情我想通了。但是在讲这个之前,我需要先回答你的另一个问题。你一直想知道的,关于我和他的事,我要好好地对你讲清楚。那么,我就开始了。请让我想想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说起……抱歉,请原谅我的语无伦次。

在我遇到他之前,我从没想过这个世界上有另一个和我如此相似的人存在。你想象过和另一个自己相遇吗?我曾经听说过这样的故事,这样的经历是不详的征兆。我是不相信这样的故事的,甚至觉得荒谬和可笑,但是直到我遇见他。我震惊于他那张几乎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和他火焰一般的热情,那是我从来不曾有过的。他是那么明亮闪耀,只要靠...

【原耽】饭饭之交.2

2.

    过了傍晚八点,在这座城市居住的人们真正打开他们各自装满夜生活的匣子。市里最火的小吃街簇满了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攒动着排满每个摊位的队伍。大排档的老板将形形色色的菜肴摆上客人的桌子,淋着辣油的小火锅抑或是洒满孜然辣椒的串串,都无一例外地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人头攒动中涌动出热浪和蒸发的汗水夹杂在凉风里一股一股地拍上范珂灵的脸颊,生生把他的鼻尖吹出了小小的汗滴,他刚准备用手抹掉,却注意到对面点单的楚忱正在看他。楚忱的目光透过食物散发的热气,眼底藏着一种独特的,熟人之间才会有的亲昵,但范珂灵并没有因此感到别扭。他大胆地向楚忱的目光望过去,顿了几秒才收...

© √i | Powered by LOFTER